生物塑料《塑料新闻》外籍女记者专访“双童”
栏目:PET材料 发布时间:2019-04-02 11:59
前段时间,专业报道全球塑料行业的王牌媒体《塑料新闻》特派了一位外籍女记者康瑞老师来到双童,针对全球限塑及可降解产品主题对双童楼仲平进行了专访 在外籍记者的视角下,双...

  前段时间,专业报道全球塑料行业的王牌媒体《塑料新闻》特派了一位外籍女记者康瑞老师来到“双童”,针对全球限塑及可降解产品主题对“双童”楼仲平进行了专访

  在外籍记者的视角下,“双童”是如何应对塑料吸管产生的白色污染问题呢?楼仲平又是如何回答的呢?让我们一起来看看采访正文吧

  在全球反对白色污染的热潮下,促使中国义乌一家吸管厂家对PLA生物质可降解吸管和纸质吸管进行了大规模生产

  “我们将投资1500万美元建设占地40000平米的新工厂,该工厂规模比现在工厂的规模翻一番,将在今年7月正式投入使用,并重新调整产品的生产流程。”双童吸管董事长楼仲平分享道

  楼仲平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进入塑料吸管市场,并在中国媒体上赢得了“全球吸管大王”的称号,看到市场变化带来的机遇,“全球吸管大王”被迫重塑自己。“我认为吸管行业正在进行一场革命性变化。”楼仲平在接受采访时表示

  自2018年1月以来,“双童”销售市场占比发生了巨大变化,当时传统的聚丙烯塑料吸管占“双童”产量的90%,纸质吸管占6%,PLA生物质可降解吸管占4%

  截止至2018年底,聚丙烯塑料吸管产量下降至60%,纸质吸管产量上涨至20%,PLA生物质可降解吸管产量至15%

  “PLA生物质可降解吸管的销售额在2017年开始增长,但线月之后。”楼仲平称这种现象为订单“爆炸”,这种现象迫使公司加速转型生产纸质吸管和PLA生物质可降解吸管

  ▲点击图片,了解45天即可降解为水和二氧化碳的“双童”生物质可降解吸管

  楼仲平于1965年出生,并在1979年辍学,跟着父亲去“鸡毛换糖”。在漫长的职业生涯中,他见证了中国和中国商界的很多变化

  最终,他开始在义乌著名的小商品市场销售塑料产品,开设了一个生产塑料吸管的小工厂,从那以后他就开始专注于塑料吸管的生产制造。 如今,双童吸管已经拥有500名员工

  即使楼仲平有丰富的吸管产业经验,他也认为由于市场更新换代过于迅猛,2019年仍是不可预期的一年

  楼仲平指出,PLA生物质可降解吸管的月销售额现已超过公司过去12年的总销售量,这给公司带来了巨大的压力

  ▲点击图片,了解45天即可降解为水和二氧化碳的“双童”生物质可降解吸管

  “我们所有的生产流程都必须重新设计,我们正在研究未来吸管产业的转型。例如,‘双童’正在投资新的电磁加热挤出设备来制造PLA生物质可降解吸管, 更好的设备将提高产品质量和生产效率,并节省能源。”

  据了解,新工厂毗邻“双童”现有的工厂,将延续原工厂的节能降耗系统,如雨水收集系统和屋顶绿化。这些先进的思想源于他对日本的多次拜访,对全球商业标准的浓厚兴趣以及节省开支的需求,促使他将这些实践融入到企业中

  楼仲平分享道:“由于吸管是一种低、小、散、弱的小商品,从大约15年前开始,‘双童’就砍掉了一些美国大客户,从而让“双童”不被某一个大客户所限制。”

  但现在他相信,转向PLA生物质可降解产品给予他可以与大型连锁餐厅合作的机会

  “过去,我们认为我们不可能和麦当劳合作,因为他们要求的产品价格太低,无法维持我们公司的可持续发展。但可降解产品的出现,是我们再次与麦当劳,肯德基和星巴克合作的机会。毕竟,我们在技术和生产质量控制方面拥有先进的管理和开发能力。但转型需要时间,因为‘双童’正致力于改善工艺和技术。”

  楼仲平分享道:“接下来的三年对我们公司来说将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有很多事情要做。”

  “塑料吸管已经使用了几十年,非常成熟。然而,PLA生物质可降解吸管在今年才开始大规模生产,可以想象,我们面临着许多挑战。”

  楼仲平分享道:“‘双童’十多年来一直致力于PLA生物质可降解吸管的研发工作,致力于成本解决,同时也为了解决一个关键问题—PLA生物质可降解吸管的弯节。”

  “‘双童’是第一家在中国生产PLA生物质可降解吸管的企业,我们在2005年就开始研发PLA生物质可降解吸管,在2014年制定了聚乳酸冷饮吸管轻工行业标准。”

  “当PLA生物质可降解吸管首次生产时,其成本很高,价格是普通塑料吸管的五到八倍。现在,PLA生物质可降解吸管仍然比传统的聚丙烯塑料吸管更贵,但价格差异已经缩小至三到五倍。”

  另外,从2018年6月到年底,双童吸管在微信公众号上发布了180篇关于PLA生物质可降解吸管及白色污染危害的文章

  楼仲平想要说服他的客户群,使用PLA生物质可降解吸管和纸质吸管才是未来的趋势

  “当然,我不能同时停止生产所有塑料吸管,因为这是市场的需求。我的企业是应市场而生的,随着全球塑料污染的影响,现在人们可以接受价格更高的吸管,所以我应该鼓励和影响我们的客户和经销商,鼓励他们用生物质可降解吸管代替塑料吸管。”将变革视为机遇是楼仲平战略的一部分

  “它可以为我们的企业带来另一种前景。也就是说,通过这种转变,我们可以为我们的企业开辟一个新的发展空间,从而为社会创造更多的价值。”

  “使用纸质吸管肯定没有问题,它会自然生物降解。但纸质吸管的应用存在很多问题,纸张生产中使用的化学物质,纸张油墨中的化学物质及用于将吸管固定在一起的胶水都需要加以监管。”

  “我们使用的胶水是食品安全级的,但许多试图降低成本的小企业都会使用不符合食品安全的胶水,因为食品安全级胶水的成本是非食品安全级胶水的三到五倍 ,从而导致一些小企业生产的纸质吸管对人类有害。”

  楼仲平正致力于制定纸质吸管的标准,但由于胶水和油墨不同,它们并不像聚丙烯塑料吸管或PLA生物质可降解吸管那么简单

  楼仲平分享道:“PLA生物质可降解吸管也有缺点。PLA生物质可降解吸管的性能稳定性较差,必须比聚丙烯塑料吸管更加小心储存。其不耐热性导致PLA生物质可降解吸管必须在适当的条件下运输,以使产品不会变形。

  但楼仲平注意到这并没有阻止他的客户转向购买PLA生物质可降解吸管,特别是欧盟和美国的一些客户已经开始限制他们的塑料吸管用量

  “事实上,在客户收到有关政府对塑料吸管限制的法规后,他们的第一反应就是向我们咨询能用什么样的产品取代塑料吸管。”

  楼仲平说:“许多‘双童’的国际客户都已经停止采购聚丙烯塑料吸管,并完全采购PLA生物质可降解吸管或纸质吸管。”

  楼仲平除了预见到塑料吸管的死亡,他还觉得吸管可能会以新的材料来制造生产。比如,可食用的吸管

  “吸管不会消失,仍将在100年后被使用,对吧?但100年后,我确信这些吸管是100%可生物降解的,它不会造成任何白色污染,并且可以食用,你甚至可以将其用作动物饲料。我真的希望这是未来的趋势,我们正朝着这个方向和目标前进。”

  ●创“心”魔法、每支8厘变8元!香港文汇报聚焦两会专栏:大篇幅报道“双童”创新案例



相关推荐: